慈山

『谢谢喜欢。』



只是一个写文的/纯甜食产出
微博:@慈山不太重

【胜出】逃脱(2)

【胜出】逃脱(2)

 

*胜出only

 

*监狱p

 

 (1)

 

 

 

 

爆豪胜己这几天算是在狱里也是混了个风生水起。几乎每个人都知道新来了个不得了的人物。那些近几年入狱的人几乎没有人不知道爆豪胜己这个人。在想到他在外面的势力,私下里已经有人在谈是不是爆豪胜己就有可能是第一个逃脱雄英的人。

 

狱警对于这个事情也是听过就算,顶多当当饭后谈资,甚至还会加入一些犯人们设置的赌局之中。

在监狱里可以当做娱乐的事情太少了,即使是所谓的筹码也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的香烟和口香糖,如果跟狱警关系好可能还会拿到一些稀有的东西,甚至还会有酒。

 

不过酒是在狱警们的监察范畴之中的东西了。香烟还是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切岛锐儿郎在狱里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也有一些人愿意随他,他看得清形式,爆豪胜己时间肯定要出去的,他会安排自己在外面的人跟爆豪的余党接应。

 

为了能够在狱里的的生活更好一些,不少一部分人已经站了队伍。

总的来说爆豪胜己这几天过得还算不错,七楼的房间像是一个小套间,除了尖锐器皿全部收回。

爆豪的烟瘾很大即使是狱里也没少得了些。

 

 

是犯人总归是要上工的,一开始是要跟着资历老些的犯人学的,先当一部分的学徒,做节日饰品,手工的小玩意儿的都有,一个个糙汉围了一个小东西上颜色有趣的很。

爆豪被配到一个老工那里学,不过那人也明白去了工间爆豪的活儿肯定有人帮着做,他也就随便教了。

 

不过令人意外的是爆豪上颜色倒是挺好看的。跟别的人一看就不是一个档次。很快就直接去了工间。

 

做事闲了就喜欢聊天。

 

“你知道监狱长是谁么。”爆豪胜己问。可以说是好奇吧,来了这么久,外面传得神乎其乎的监狱长他是一面都没有见过,看到的最大的职称好像就是负责每个区的分管。

 

切岛锐儿郎挠了挠头:“不知道,我进来这么久了也没讲过这个人,藏的很深,根据一些老人说监狱长三年前就没再出现过了,一些决策管理都是分管传下来的。”

 

雄英的监狱长算是一个神秘的存在了,外面还在道上的人就没有没听说过雄英的,知道雄英也必然知道有这么一个监狱长,传的可邪乎,雄英的每一任监狱长都是秘密选出的,档案都不能够记在部门的,想查都查不到,进了雄英也就相当于与世隔绝,原先所有的资料都会被上层封存做机密文件一直到离职。

 

这届的监狱长据说上任的时候年龄还不大,但是作风严谨,为人处世有自己的一套,一些难管的犯人和眼睛别在头顶上的狱警都被制的服服帖帖。

 

狱里斗殴率直线下降甚至还有了些娱乐活动,想想吧,以前都不敢让犯人们看新闻和电影的。

现在是小图书馆都开起来了。

 

“嘁。”爆豪胜己从来都瞧不起那些背地里做事的人。只看见切岛锐儿郎又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凑过来小声的说了句。

 

“不过最近听说,监狱长要回来了。”

 

爆豪胜己眉毛动了动。

 

 

.

 

 

好像就是映衬着切岛之前说的那句监狱长就要回来了,这几天监狱里都没那么随意,本来可以无视的一些繁琐的规矩都守了起来。原先拖五六分钟的上工都被个把个的狱警枪抵着脑袋卡着时间上。

 

不过习惯了之后也这样,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了一周。

 

这天犯人们放风时间,所有人都聚集在操场上,其实放风时候可做的娱乐活动还挺多不算是苛刻。篮球羽毛球,打牌也是允许的。爆豪不屑于去参加这些活动,不过前两天搞到了一对不重的小杠铃,握在手里不让肌肉萎缩。

 

就跟是为了通知他们这些人一样,汽车的喇叭声响了起来。犯人们的注意力被吸引了过去。按理来说听到这种“现代化”的东西的声音只有三个月一次的押送新犯。距离爆豪胜己他们被送进来还没有一个月的时间,这显然不是新人入狱的声音。

 

一瞬间嘈杂的声音都消失了,他们只看到一队队狱警从塔里跑了出来,急促的样子像是在接待总统。甚至有几个平时还能跟他们开开玩笑打闹的狱警绷着一张脸难得严肃。

一辆被改装过的越野驶过来,车身上贴着雄英的标志。从车门开始就被人围住,爆豪胜己这边根本看不到监狱长长什么模样。

 

然后就是一声响亮的“监狱长。”至于回应,犯人们没有听到,或许是因为声音太小又或者是根本没有回应。

 

爆豪胜己还是有些好奇的,站起来想靠近些看看,不过人群遮住了他的视野。

 

 

.

 

 

监狱长回来了。

 

这个消息这才切切实实的传到每个犯人的耳中,一些近几年才进来的人好奇的找老人问监狱长是个什么人。

其实听到的都是一些年纪不大,身手很好处事也颇有一套的说法。不过好像没有听过这个人的名字和有人对他有恐惧之类的评论。

甚至还有一些说监狱长人挺不错,很温和,当然前提是不触犯规矩。

 

不得不说爆豪胜己的注意力突然就被吸引住了,他自己觉得,是因为他即将成为实现这个自大的监狱长嘴里的话的第一个人,也就是,越狱成功的第一人。

不过按照规矩来说,平常的时候是见不到监狱长的,除非狱里有什么大事情需要他出面,不过不幸的是,最近并没有这种事情。以致于这一天天下来爆豪胜己都快忘记了这茬子事情。

 

一直到这个周末。本来这会是一个像其他时候的周末一样,没有特殊的活动,顶多是食堂会给汤里多撒两勺盐。不过这周不一样,这是监狱长回来的第一个周末,为了体现雄英对待犯人是多么的友好。有人请示说可以举行一场篮球赛,权当是给他们放假,这两天的工作也省了,监狱长同意了的,这种事情一般他都会给批。

 

比赛的制度就跟外面的一样,一轮一轮打上来,队伍分配是让犯人自己配的,不管你是哪个楼,凑齐了队伍就可以报名,爆豪胜己本来是与这个没关系的,只不过切岛锐儿郎说了监狱长会出现,他才兴质上来让人给他带了名字上去,不管队友是谁,他相信切岛不会拉一些菜鸡进来。

 

 

从早上开始空气里都弥漫着一种喜庆的味道,早上吃过早饭就可以去操场了。会有一个意思意思的开幕仪式,要监狱长说两句。

爆豪胜己坐在前排,等着那个做解说的狱警喊监狱长出来说话。

 

爆豪从进监狱开始就没有紧绷过得神经,从监狱长出现在司令台上的一刻起,就在崩裂的边缘。

他死也不会想到会在这里这个不恰当的时间里不恰当的地点遇到这个他恨不得食其肉啖其骨的人。

 

绿谷出久穿着一身象征着身份的制服站在司令台,平时散乱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从麦里传来的声音还是爆豪胜己熟悉的那个。

 

 

 

tbc

 

 

第一章就有小伙伴猜对啦,是犯人咔×监狱长久u

评论 ( 22 )
热度 ( 254 )

© 慈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