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山

『谢谢喜欢。』



只是一个写文的/纯甜食产出
微博:@慈山不太重

【轰出胜】最佳绯闻(35)

【轰出胜】最佳绯闻(35)

 

 

*轰出胜

 

甜饼

 

娱乐圈p

 

团宠出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

 

 

.

 

 

 

 

其实也就是第二天的飞机,绿谷出久上机前只是跟欧陆迈特说了一声自己先过去接工作,因为最近总是到处飞,行李一直在行李箱里也没有拿出来,拎着箱子就走倒也没什么要准备的地方。

 

时间是比较紧迫的,平面拍摄的时间是十五号,他过去差不多调整一下就可以直接开工了。

 

 

电影首映礼的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前去参加的媒体人给出了一致的好评并且认为这部影片绝对是今年含金量最大的电影。正式上映时间是在月底,这段时间就是要趁着热度飙升期让宣传铺天盖地。

绿谷出久听丽日说轰焦冻在微博上写了一段关于自己作为影片中男主角对待剧中情感的一些看法引起了轩然大波,但是绿谷出久没有去看。

 

时差没有多少,一觉睡过来又是精神满满。

 

 

丽日这次是跟着绿谷到了国外的,住酒店里,一大早把人叫了起来接去摄影棚。死柄木吊有想要向着幕后发展的意图,近年来秀走的比较少了,去年开了自己的工作室,虽然还是挂在自己公司名下的,但是实际上有自己发展的意思了。本身他的摄影能力就很到位,加之在时尚圈熏陶这么久,对时尚的概念有了自己的看法。

病态和厌世的主题倒是他一直比较偏爱的,绿谷出久在飞机上做了功课,看了之前死柄木吊服装的小型秀,就是连请的模特都是圈里有名的高级脸。不过一直都是向小众发展也并没有为大众所知。

 

在offer上附的那套图是新的主题和题材,没有之前冷冰冰的感觉,这也是绿谷出久思索了一下接了工作的理由,如果真的是像之前一模一样的主题,怕是他的出现会很突兀,而且一点儿也不适合,就算硬说是反差也够不上。

 

 

绿谷出久下了车就发现这里虽说是市中心但是其实还是往东边偏了一点儿。现在还很早,太阳才刚刚升到一半,绿谷出久眯着眼睛看了眼,被丽日拉着走了进去。

外面看起来像是一个店面不大的咖啡厅,进去之后却别有一番天地,里面的空间很大,看应该是一间大房间被个人装潢成一块一块区域。有旋转楼梯上楼,从外面看是有三层的,第三层好像就是露天的了。

 

绿谷出久走进去掀开了帘子发现死柄木吊坐在工作台前盯着一块布料没动手,旁边几个人体模特上的衣服显然是他之前发给他的那一个系列,实际看到比照片上的更加好看,不知道用的是什么布料线条很温和。

 

“死柄木先生?”绿谷出久小声叫了一声,他在这边没看到别人,丽日在外面的休息室等他,走进来一看只有死柄木一个人,好像还没有注意到他过来。

 

死柄木听到这声抬起了头,“绿谷。”他从座位上坐起来,掀开了旁边的帘子,绿谷出久发现里面都是一排一排的衣服,很多样式都是没有见过的,或许有相似的版型但是一些细微处的改动让整件衣服重新活了过来一样。

 

“三套衣服就可以了。”死柄木没有找,直接从一个被贴了显眼标签的衣架上拿了三套衣服给他。

“应该都是你的码。”

 

绿谷出久有些疑惑死柄木为什么会知道自己穿的衣服的码数但是没有多嘴,艺人的一些信息根本不神秘,只要去找还是会找到的。

 

“那先试哪一件?”绿谷问。

 

“白色的那套。”

 

 

.

 

 

其实是和普通的毛衣没什么区别,可能是因为布料的问题比较软,一开始绿谷出久是这么以为的,穿上之后才发现哪里不同,从前面看是高领毛衣,后面看就是被用宽飘带以绑鞋带式的手法穿起来的,不至于露肉,但是绝对给人别出心裁的新奇感。在后衣领打了几个随意的结,显得随意又清新。

 

裤子搭的比较普通,不过裤缝以同样的方式做了装饰,实际上男装相较于女装是比较难出特色的,但是死柄木吊好像是把一些女装上的小细节和男装结合在了一起,但是又没有在女装上的少女气息,显得很自然。

加之本身不花哨的版式也不至于被潮流化。

 

很好看。

 

 

死柄木看之后抿了抿唇没有说什么把人领到了三楼,这边就是外面看到的那样是露天的,被种了很多花花草草。有一个木梯。

 

 

 

“你可以想象一下爱情。”死柄木冷不丁的说。绿谷出久被吓了一跳,差点从梯子上摔下来,转头看了看死柄木,发现他并没有在开玩笑。

 

“轰焦冻或者是爆豪胜己。”

“……”

 

“你们四周的人全部都跟瞎了一样。”死柄木说,可能是对着镜头看模特看得多了,渐渐地也能开始自己揣测模特的心理了。死柄木一点儿也不喜欢绿谷出久这种人,性格不合的缘故,绿谷出久在他看来太吵了。但是并不令人感到奇怪的是有很多人喜欢他,好像是莫名的能够带着让人对他好感度增加的气场一样。

 

轰焦冻和爆豪胜己看他的眼神里死柄木觉得只要不是眼瞎了大概都能看得出来两个人心里怀着什么样的心思。喜欢一个人的表达方式可以有很多,正大光明的表示出来是一种,放在心里是一种,而背地里告诉所有人唯独被喜欢的人自己不知道也是一种。绿谷出久大概是很清楚的,但是始终却没有被明确的被告知他现在所承受着的感情。

 

死柄木从不关心别人,他的社交圈很窄,欧陆迈特的电影的消息像是潮水一样瞬间淹没了同时期其他所有的消息,而轰焦冻昨天发的东西就是他也看到了。但是看起来眼前的人并没有去看。

 

如果看到了可能就不会这么镇定的在这里了。

 

轰焦冻那番话相当于是对着所有人出了柜。没有指名道姓说是谁,但是却指名道姓说出了自己的情敌是谁。

结合这一整年的绯闻,即使是用头发梢想都知道这个神秘人是谁。

 

 

tbc

 

 

 

 我难道会告诉你们因为沉迷QQ炫舞所以昨天忘记更新了么……。

 

评论 ( 30 )
热度 ( 1016 )

© 慈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