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山

『谢谢喜欢。』



只是一个写文的/纯甜食产出
微博:@慈山不太重

【轰出】Catch

【轰出】Catch

 

 

*轰出only

 

甜饼

 

伪年下吸血鬼轰×幼稚园老师久

 

小老婆的点文@STone 

 

轰的设定跟之前《Feeling》的差不多

 

 

.

 

 

 

轰焦冻从棺材里醒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百年前因为和安德瓦,上任亲王的争执,自己选择了长眠,再次醒来之后发现安德瓦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而血族中也有了新的规矩,他们选择和人类共存。虽然人类并不知道他们的存在。

 

规则已经实行了百年早已经成熟,但是血族的传统并没有改变,他们需要一个亲王,而身为上任亲王血脉最为纯粹的轰焦冻就自然而然担上了这个名号。虽然他并不知道有什么用,现在也不想曾经需要带着族人生存下去。

 

就是连食物也需要自己寻找。或许是因为口味挑剔又或者是隐隐的不屑于吸食那些内心肮脏不堪的人类的血液,轰焦冻至今从未有真正的饮用过人类,带着温热尚在流动着的血液。

 

即使是上好的处女血也同样会让他感觉到恶心。因为人总会有欲望,那些从前被绑来的处女们当发现自己反抗并无作用的时候就会开始想是否能有一位,地位高尚的血族买下她们,成为固定的供血源,这样她们的日子会好过很多。

 

不论是在怎样的场合,只要能够让自己获得最大的利益,那么他们就会有欲望。和同类相食并没有什么区别,轰焦冻厌恶。

 

 

他是在母亲的规劝下终于来到人类的都市的,百年没有吸食血液,以动物的替代品或者是葡萄酒来替代根本没有办法补充营养,在这么下去可能血族引以为傲的永恒不老的生命就会逐渐趋向衰亡。

 

亲王很难会产生,轰焦冻很幸运,但是要知道历来的亲王都是经过无数场斗争才能够戴上亲王象征的扳指的。

身为最年轻也最有潜力的王,他被赶了出来,要求找到一个能为他供血的人类。

 

轰焦冻不喜欢人类。但是他被母亲赶出来了。

 

 

这是他出来的第三天,没有想着变成一个成年人的模样去接近人类,因为人类这种生物虽然对好看的事物有多的偏心,但是也有很多阴暗的心理。难以接近人和获得好感。

 

将自己的模样变成一个与人类十五六岁少年无异的时候,他很满意。他没有主动去和人有接触,倒是有很多女人来询问过他,虽然她们的血液闻起来没有那么好吃,但是对他也没有什么恶意。却是没有太大的抵触。

 

 

 

.

 

 

 

绿谷出久是第三天看到那个穿着精致的男孩儿了,在自己家门口的公园里,坐在长椅上,不去玩儿也不去和人有交流,有陌生人上来搭话也一律不理,一到夜晚就会不见然后第二天又出现。

 

可能是有些多管闲事了,但是绿谷出久没有办法去忽视,好像就是被硬生生的吸引住了一样。

 

早上,

 

今天绿谷去幼稚园上班的时候经过公园又看到了男孩。他抿了抿唇,没忍住迈着步子朝他走去。看男孩本来低着头的突然抬起了头看着他。

 

他生的很好看,五官差不多张开了但是还不成熟,但是即使是这样也可以看得出来他以后会变得很英俊。像是某一有钱人家的小少爷。

 

“那个……”绿谷出久开口,刚想下意识的叫人小朋友,突然想这个小孩儿看起来已经有十五六岁了。

 

轰焦冻看着面前有些尴尬似乎在斟酌怎么开口的人,有些饿了。这个人的血液闻起来很香,是他喜欢的酸酸甜甜的,带着点儿酒味儿的香气。

 

“我叫轰焦冻。”于是他先开口了。

 

“?”绿谷出久有些惊讶他居然会直接报出自己的名字,然而他想了想附近好像没有人家的姓是轰。

 

“你是,和大人走丢了吗,好几天都看到你在这里……”绿谷出久有些疑惑的问,或许是出于职业道德。看到这种落单的,比他小的孩子就下意识的想要去关心一下。

 

轰焦冻没有说话,他只是感觉到自己的口腔已经在分泌唾液了,看着绿谷出久嘴巴开开合合,露出的脖子的透明血管,还有隔着皮肤传来的香甜的血液气息,每一样都在诱惑着他的味蕾。但是他不敢轻举妄动。

 

这个人看起来没有恶意。而且身上带着奶味儿。是孩子的味道。看他还年轻,应该不是自己的孩子,那就是保姆一类的工作。

 

獠牙要露出来了。轰焦冻感觉自己牙龈有些酸胀。没有回答绿谷出久的问题就直接跑走了。他怕自己的模样突然会吓到人。

 

绿谷出久看着跑走的轰焦冻,心说自己有那么可怕吗。

 

早上的时间不容许浪费,绿谷看了眼手表发现自己如果再不走可能要迟到了,四周看了看没有轰焦冻的身影就先走了。

没发现在一旁书上树干上红白相间的猫。

 

 

.

 

 

跟最后一个孩子说完再见,绿谷出久一个人收拾了桌子上的饼干残渣。心里突然想到了轰焦冻,因为他不知道这期间轰焦冻是不是一直在,如果是一直在那么肯定没有好好吃东西。

 

可能会饿。

 

绿谷想着,将桌面擦干净之后去零食柜里拿了两袋饼干和一袋葡萄味的酸奶出来想要带给轰焦冻。

 

轰焦冻果然是在的,不过这次并不是在公园里,而是在他的公寓门口。绿谷出久有些惊讶为什么轰焦冻会在这里。不过还是开口问了:“是走丢了吗……要不要先来我家……”

 

他看着轰焦冻点了点头,然后把人带进了家里。将特地带回来的零食放在桌上跟轰焦冻说可以吃然后自己就进了厨房做饭。

虽然只有自己一个人住,但是晚餐也好好好吃。

 

轰焦冻无视那两盒饼干,用牙齿咬开了葡萄酸奶的盖子。问了问味道舔了一口,发现有些像绿谷出久血液的味道,不过比血的味道差了很多。

勉强可以凑合。

 

 

绿谷不知道自己做的饭菜轰焦冻会不会喜欢,但是还是每样多做了一些。轰焦冻端着碗不知所措的样子让绿谷出久有些尴尬。

不过还好只是因为不会使用筷子而已,绿谷给他换了一根勺子。

虽然没有表现出多喜欢的样子,但是看起来还不差。

 

 

“需要帮你联络你的家人吗?”绿谷问。他觉得行为举止和样貌都不凡的轰焦冻一定是有钱人家的小孩,丢了该多急啊。电话举在手里就想拨打警局的电话。

 

不过轰焦冻拒绝了。

 

绿谷出久觉得轰焦冻是离家出走,而且是大人知道的离家出走。

 

“那……最近要住在我这里吗,虽然坏境不怎么样可是……”你在外面可能会被拐。话还没有说完轰焦冻就答应了。

 

 

 

 

.

 

 

 

轰焦冻算是在绿谷的家里住下了,早上绿谷出久去上班的时候会把午餐做好,然后再去幼稚园,轰焦冻就会化成猫形跟着绿谷去学校。

 

然后在绿谷要下班的时候回去把那些饭菜解决掉,不过他对人类的饭菜提不起兴趣,每次只是象征性的吃了点儿让绿谷出久知道他吃了。否则这个人就会跟自己的监护人一样用很温柔却让人无法拒绝的语气告诉他要好好吃饭。

 

轰焦冻没有体验过这种感觉,但是,还不错。

 

 

不过那种饥渴的感觉是越来越严重了,就像是一个在沙漠中走了很久的人突然看到了一大片绿洲,水源近在眼前但是却又荆棘丛阻挡。

 

唾液的分泌和獠牙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轰焦冻不想吓到绿谷出久,但是他快要控制不住了。绿谷出久身上的味道真的是,太好闻了。

 

绿谷出久不知道每个夜晚轰焦冻都会过来盯着他的脖颈,一看就是一整夜,硬生生的把自己想要直接用獠牙咬碎娇嫩的皮肤吮吸血管里温热的血液的欲望压了下去。

 

绿谷出久什么都不知道。

 

他会吓坏的。

 

轰焦冻想。

 

 

.

 

 

 

不过轰焦冻并不想要忍耐自己了。

 

 

绿谷出久又一天下班回家就看到一个,英俊,高挑的男人坐在自己家的,门口。像个小孩儿一样。……。长得特别像他最近养着的一个小孩儿。

 

然后他听见男人用低哑好听的嗓音跟他说“我叫轰焦冻。”

 

放大版轰焦冻从地上站起来,比他整整高了一个头,一发力把他揽在怀里,像只大猫一样埋在脖颈处。

 

 

獠牙刺破皮肤深入血管就在一瞬间。

 

 

满嘴鲜血,饱餐一顿的血族亲王又把自己变成了那个人畜无害的十五岁少年,抱着吓得跌坐在地上的人说:“你是我的了。”

 

 

 

 

 

Fin

 

 

深夜喂食

评论 ( 14 )
热度 ( 790 )

© 慈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