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山

『谢谢喜欢。』

写文是自己喜欢,打上tag是为了分享。而不是为了迎合。

【胜出】Love is like

【胜出】Love is like

 

 

*胜出only

 

情人节点文@棗 

 

年下

 

不老p。回忆。

 

Bgm:Love is like

 

 

 

*

 

 

绿谷出久躺在摇椅上,外面的阳光很不错。从枝丫里穿过来的阳光使这片有些阴暗的土地带了些暖意。这片被人遗忘的森林里,从前只住着他一个人,潮湿的土壤,阴暗的环境,弥漫在空气里有些刺鼻的草药的味道。和无数隐藏在不知道何处的变异动植物。

 

他已经不知道现在已经是什么时候了,外面的王国是不是已经变换了好几代国王,每个国家的疆土是否有所改变。他在这个世界上已经存活了很久,从出生起就居住在一个小镇上,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所有的人的面孔开始变得苍老,而一直停留在青年时期的他变成了带着不详的巫女之子。

 

 

换了一个城镇也是这样,时间在他的眼中实在是太快了,一眨眼的时间或许十年百年的时间就过去了,然而对于平凡的人而言,或许一生也就过去了,周遭的人死去了一个又一个,无一是看到他依旧青春的面孔不感到害怕的。

 

普通人类的寿命过于短暂,他永恒的岁月就是一个异端,或许在四百年,又或者是五百年前,他搬到了这个森林,在这里搭了一个屋子。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一个怎样的身份,吸血鬼——他不需要血液,也不害怕阳光,幽灵——他有影子也确确实实可以触碰到东西。

或许是像一开始人们说的那样,他是巫女的孩子,所以拥有永恒的寿命,这座大路上是有魔法师的,但是很少,而他生来就与这些魔法元素相处的很好。一些看似难以理解的魔法他可以信手拈来。

 

魔法师的药剂总是千金难求,绿谷出久于是买来了坩埚和药材,这片森林变异的太过严重,什么稀奇古怪的材料也有,这么长的时间他也研究了很久,随意制作一些药水便可以拿出去跟人兑换金币银币。

 

他需要食物也需要衣物。所以钱财也并不可少。尤其是,当他捡到了一个孩子之后。

 

绿谷出久看着门口被踩出来的脚印想到。他在一百年前捡到了一个孩子,他很疑惑为什么会有一个半大点儿的孩子被扔在森林里,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一头好看的金发被泥土弄得泥泞不堪,身上都是污渍,仔细看能够看到一些青青紫紫的伤口。

 

绿谷出久本来是想无视这个孩子的,如果他走了,他将会在这片森林里很快就死去,没有食物,没有庇护的衣物,身上还都是伤口。

 

他本来是一走了之的,但是回到了自己的屋子之后,那个孩子蜷缩在地上的模样却让他一直在回想担心,会不会已经被饿狼叼走了,会不会已经死了。

他想,可能是因为独自一个人久了,虽然知道这个孩子到最后也会死亡。但是他希望他能够有机会看看这个世界的模样。

 

绿谷出久蹲在地上看着迷迷糊糊脸上有些红的人,他发烧了。

 

 

 

绿谷出久研制的药水有很多,治愈系的药水更是种类多样,他不懂怎样照顾孩子,只能将他全身擦干净之后为他换上新的衣服,喂了药水之后在床边看着他不安的挪动。

隐隐约约可以看得出来英气的小脸皱成了一团。

 

他睡着了。

 

 

 

后半夜他是被手臂的刺痛弄醒的,看着一片漆黑的房间,隐约闪着杀气的猩红色眸子。他或许知道为什么这个孩子会被丢在森林了。

 

猩红的眸子,尖锐的牙齿,锋利的尖爪。

 

狼人。

 

 

绿谷出久突然笑了,那个在啃噬他手臂的孩子却愣住了。短暂之后就是更加用力的啃咬。不过绿谷出久没有阻止,他想着,他可以有个人作伴了。

 

 

孩子的名字叫做爆豪胜己,绿谷出久将蜡烛点燃,看着被微黄色火焰的光照亮的脸,嘴巴的四周都是一片血肉模糊,是他的。

绿谷出久被他咬过的左手并不能动,他拿那只完好的右手拿了一开始为他擦身子的毛巾给爆豪胜己擦嘴巴。

爆豪胜己很安静的不懂不懂,用那双幼狼的眼睛盯着他。

 

绿谷出久的动作很轻,因为失血过多的无力,用了好一番力气才将爆豪的嘴角擦干净,将毛巾扔到水里,水一下变成了血红色。

 

“你不痛吗。”爆豪胜己问。

 

“不痛,我很高兴。”绿谷出久说。

 

然后爆豪胜己是自己的利爪收了回去,一把捞过绿谷出久受伤的那只左手。一片狼藉,一些肉块还连着皮肤苟延残喘没有掉下来,已经可以看见里面的森森白骨,爆豪胜己探头过去。绿谷出久以为他又饿了,结果爆豪胜己只是拿着他的手,对着他受伤的部位舔。

 

 

狼的本性吧或许是,受伤了会用自己的唾液疗伤。

 

绿谷出久被他舔的有些昏昏欲睡,再次感觉到手臂上一阵刺痛的时候,他睁眼发现手臂上的伤口居然已经痊愈了。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爆豪胜己看着他,坐在床上,像是突然从一只狼变成了忠诚的家养犬。

 

 

 

绿谷出久收养了爆豪胜己,带着他一起去采摘草药,一起去镇上兑换生活所需的物资。绿谷出久发现有了爆豪胜己之后自己的生活变轻松了很多,他不需要自己去捡柴或者是去考虑材料的数目。爆豪胜己很聪明,可以记住所有他需要的东西。

 

甚至到最后,绿谷出久会讲药水交给爆豪胜己让他去镇上。速度也很快,平时跟他一起出去或许要一天半的时间,但是爆豪胜己一个人去,半天就可以。

 

 

爆豪长得很快,身高在绿谷出久收养他的第十五年就超过了他,五官渐渐张开变得很英俊,只是那双带有杀气的眼神从来没有改变过。脾气不好但是从来不会对绿谷出久说出伤人的话,只是会在绿谷出久做错了什么事情或者初次尝试做的不好,亦或是将自己弄伤的时候教训他,仿佛像是颠倒了两个人的定位。

 

 

 

*

 

 

 

狼人是有成年期的,绿谷出久看爆豪胜己一直到了18岁都没有成年期差点忘了这件事情。有一天爆豪胜己突然跑出去了。

 

绿谷出久心想他总会在太阳落山前回来的。

 

可是他没有。

 

 

 

爆豪像是突然从他的世界里消失了一样,绿谷出久看着坩埚底下缺少的柴火,架子上已经快要殆尽的药材,想。

他以为爆豪会回来的。

 

他等了两天,没有。

 

 

绿谷出久深夜坐在圆木桌旁边,没有点灯,看着又一次因为缺少柴火而灭掉的壁炉。他想:或许爆豪胜己不会再回来了。

 

每一个人都是这样,不会在他的生命长卷上留下太多的印记,爆豪胜己或许是发现了自己的族群,又或者是忍受不了他的迟钝。

这么想想,他确实是做了很多让爆豪胜己感到生气的事情,因为曾经百年的孤独,已经遗忘了与人相处的感觉,有时候会完全遗忘有爆豪的存在,或许是已经在短期内习惯了有这样一个人在身边的。自己需要的总能正好得到。

 

 

自己对他的关心或许不够,没有人互相要待在这样一个人的身边。

 

 

 

绿谷出久又像是回到了没有爆豪胜己的日子,自己去捡柴,摘取药材,出门去小镇换钱币。药店兑换那里的老板总是开玩笑说之前那个帅气的青年怎么不见了。

 

他笑笑说雇佣的时间过了。

 

 

 

 

就这样过了一年。

 

 

 

这一年,或许是王国的动荡,上一届国王被宫廷御用的魔法师用法术杀死了,所有的人人心惶惶,新上任的国王害怕自己也会惨遭厄运,又在教廷的诱惑下而下令杀死国内所有的巫师。

 

要斩草除根,就连偏远的地区也被调查,在王国军队的铁骑下,这个小镇的人们不敢不说实话,即使绿谷出久一直在帮助他们。

 

 

这片森林太过于诡异,派出去的三四位调查的骑士都死在了变异的植物和动物身上。

 

他们觉得贸然行进太危险了,因为进了森林,相当于是进了巫师的地盘。

 

于是商量了一天后,他们决定放火烧了这片森林,一干二净。

绿谷出久从兔子的嘴中得知这个消息后并没有任何动作。他活了太久了,或许就这样死去……虽然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死掉。但是记载说巫师都是被绑在十字架上被火烧死的。

 

如果能就这样结束自己漫长乏味的岁月也不错,他没有可以留恋的东西,唯一一件或许就是不知道去哪儿的爆豪胜己。

 

 

火焰蔓延的很快,森林里有很多易燃的树木,一直延伸到他所在的木屋。前来扫荡的骑士们跟着火势往里走,发现了绿谷出久。

 

他坐在屋子的门口,没有反抗,像是在等待死亡。

 

绿谷出久看着火舌快要亲吻到自己的面颊的时候,一个宽阔的拥抱将自己与灼热的火焰隔绝。

 

绿谷出久闻到熟悉的人的气息,惊诧的抬头,发现是爆豪胜己,他的头上还有属于狼人的耳朵。

一瞬间他知道为什么爆豪胜己会离开了,狼人成年期非常的残暴,一定要在族群中。当爆豪胜己发现自己已经快要成年的时候已经快在临界期了。于是他没有留下信息地走了。

 

当他好不容易回来的时候,却发现完全变了个样,他不知道自己看到被火焰侵蚀过得森林那一刻是怎样的,他只知道,绿谷出久现在非常需要他。

 

他知道绿谷出久对于生这件事情的冷淡。他这一年一直都怕如果他不在,绿谷出久死了怎么办。绿谷出久是一个非常认真的人,研究药剂是这样,想要找到能够结束自己漫长岁月的方法更是有一万种方式,一直以来只是绿谷出久不愿意罢了。

 

但是当有一个死亡的机会摆在他的面前,绿谷出久是不会拒绝的。

 

 

 

 

所以他回来了。

 

 

 

爆豪胜己将绿谷出久藏在了地窖里,反身回去杀死了所有的王国的走狗。释放了自己成年期这段时间一直憋着的狂躁。

 

 

 

 

 

*

 

 

 

爆豪胜己回来了。绿谷出久没说什么只是看着一片狼藉的森林,研究出了一种生长药剂。爆豪胜己种了很多草木。长得都很快。

 

 

 

时间很快,百年的时光转眼而逝。

 

镇子上的人早已经是他们的下一代或下下一代。

 

 

 

绿谷出久还是曾经的模样,爆豪胜己的模样也停在了青年的时候。

 

 

 

外面阳光正好。

 

绿谷出久心想,突然发现林子的小路那里出现了一个人影。他从摇椅上跳下来,噔噔的跑了过去抱了人满怀。

 

“你回来啦小胜!”

 

 

“嗯。”爆豪胜己低头亲吻了他的巫师。

 

 

 

永恒的时光有了一个永恒的陪伴。

 

 

 

 

 

*

 

 

 

爆豪胜己将花束插在花瓶里

 

 

 

“今天是外面的人所说的‘情人节。’”

 

 

“把这一天记下来吧。我们还能过无数个情人节。”

 

 

 

 

 

 

 

Fin

 

评论 ( 18 )
热度 ( 654 )

© 慈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