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山

『谢谢喜欢。』

写文是自己喜欢,打上tag是为了分享。而不是为了迎合。

【胜出】透光(完结)

【胜出】透光(完结)

*胜出only

灵异p

大学生咔×幽灵久。

剧情老套。

透光(一)

透光(二)

透光(三)

透光(四)

透光(五)

透光(六)

 

 

HE

 

 

*

 

 

 

“爆豪!爆豪!”

 

爆豪胜己撑着头觉得有些昏,切岛锐儿郎喊了他好几声,他才抬起头。有些迷茫。

 

切岛锐儿郎有些无奈:“等会儿和隔壁B大的篮球赛你别犯迷糊啊……快去操场,我先过去了啊!你快点儿!”

 

 

爆豪胜己点了点头,却没有动身,他转头看向窗外,外面那棵老树像是一夜之间开了嫩芽,一点绿色缀在上面。

从他们离开森林已经差不多有半个多月了,所有人回来之后都只记得他们去了一个森林里的鬼屋探险,发现没有什么就回来了。

看饭田天哉拍的照片也是一无所获,什么都没有。仿佛内存卡被清理过了一样。

 

 

只有他一个人,记得有绿谷出久这个人,记得绿谷出久打碎了循环。

 

 

 

*

 

 

 

绿谷出久的手还是很冰凉,抚上爆豪胜己的脸颊。微微起身伏在他胸膛,额与他相对。

“小胜……不要流眼泪……”

 

“你回来看我了……”

 

 

爆豪胜己一刹那意识到,他是解开轮回的关键之一,也是绿谷出久尘封记忆的钥匙。他想起了一切,把死了很久的记忆挖了出来,绿谷出久也同样。

 

但是他大宁可绿谷出久不要想起来这一切,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绿谷出久十年在这里,停在那个被烈火肆虐的夜晚,和那个被杀死的凌晨。他不埋怨自己没有想起来,把他抛在这里。

 

而是为他能回来看他感到幸运。

 

 

“我回来了……”

 

 

 

 

四周的一切恢复到与起初无异,丽日御茶子是第一个醒来的,看到房间里的摆设恢复到了原本,直接激动的掉了泪,然后发现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靠在一起睡着了,也没有叫醒他们。

 

墙上的钟表重新转动的起来,现在是七点半。

 

可能是本来大家都没有休息好,没多久所有人的起来了,看到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红着的眼眶有些惊讶,却不敢多说。

 

 

“我们现在可以出去吗?……”丽日问。

 

“现在还不可以,要等到太阳重新洒在这片地方才可以。”绿谷出久说。

“而且……”他顿了顿,

 

“我已经知道怎样破掉这个永无止境的轮回了。”他说。

 

 

爆豪胜己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感觉咽喉被锁住,发不出声音来。他拽住了绿谷出久的手,却发现绿谷出久黛青色的血管在皮肤底下越加明显,好像就要消散一样。他的血液是不会流动的,可是那一条条血管让人感到心疼。

 

 

他们坐在了餐桌上,六个人面对面坐在两边,没有人说话,只是等待着时间的流逝,窗户被打开,沉重的窗帘也被掀开。

 

 

当临近十一点的时候,绿谷出久起身:“到外面去吧。”

 

 

 

太阳已经爬的够高,将阳光洒进密封一样的森林里来了。

 

 

“为什么房子又开始时间流逝了,不是还没有到12点吗!”上鸣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火焰渐渐的包裹住房子。

 

 

“可能是它已经感知到要结束了所以在进行最后的挣扎吧。”绿谷出久说。

他们看向绿谷出久,

 

“绿谷君……你的身体……”正在消失。

 

 

太阳爬的越来越高,太阳光差不多是垂直下来的了,绿谷出久的身体从一开始的苍白开始变得透明,

他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那支钢笔插在他的心脏,血液却不流下来。他的血液早就已经不流动了。

 

他们的脚底像是被铁链拴住一样,这种感觉爆豪胜己太过于熟悉了。这是第二次了,他看着他放在心里的人在离他不过十几米外的地方,离开他。

他却无能为力。

 

阳光穿透了他的身体,他的身体像是光屑一样慢慢消散,那被火舌缠绕的楼也轰然倒塌。

 

一切消失的干干净净。

 

一张照片飘到了爆豪胜己的眼前。

那是那本绿谷出久阻止他看的相册里的一张。

 

是他和绿谷出久。

 

照片在他手里被火星点燃成为灰烬和泥土融为一体。

 

 

 

 

 

*

 

 

 

他们一起失去了记忆,再次有意识的时候他是在自己家里的床上,据其他人说,当他们回程的时候发现爆豪胜己突然晕倒了,所以把他带了回去。

 

 

爆豪胜己不知道这一切是他做的梦还是真实存在的事情,只是因为他是主人公之一所以他拥有保留记忆的权利。

 

 

绿谷出久最后透光消失的模样,

 

如果可以,他不想记住。

 

 

 

 

 

揉了揉额头,摇摇晃晃的走下楼,比赛还是要打,他宁愿多点其他事情让他遗忘,不要让他在午夜梦回的时候总是想起来,心里一阵一阵的疼痛。

他想和绿谷出久一起离开,但是绿谷出久永远停在了那个年龄,十年前。

他却长大了。

 

 

 

一路上很多人看他这副模样本来想打招呼却又憋了回去,一直到站在球场上。

 

“怎么回事儿啊你们那儿少个人看不起我们雄英?”切岛看对面迟迟来不齐人在拖延时间就有些耐不住性子。

 

“抱歉!”一个人气喘吁吁从远处跑了过来。

 

“路上扶了老奶奶过马路来晚了。”

 

 

 

阳光格外眷顾这个人一样,爆豪胜己想。

 

 

那个人祖母绿的眸子格外好看,透着光。

 

 

 

 

 

Fin.

 

 

 

 

 

圣诞快乐。

 

评论 ( 8 )
热度 ( 331 )

© 慈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