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山

『谢谢喜欢。』

甜文写手
写文是自己喜欢,打上tag是为了分享。而不是为了迎合。

【胜出】透光(六)

【胜出】透光(六)



*胜出only

灵异p

大学生咔×幽灵久。

剧情老套。


透光(一)

透光(二)

透光(三)

透光(四)

透光(五)

 

 

 

 

 

*

 

 

 

 

绿谷出久似乎是因为宣泄情绪得累了,没一会儿就睡着了,爆豪胜己的手拨弄着火苗,一点儿烫罢了。

 

他把大衣脱下罩在了绿谷出久的身上,即使这样也不能阻止绿谷出久身上的冷意。他盯着绿谷出久的侧脸看了一会儿,发现了铜制的怀表从他的领子里掉了出来。

 

他伸出手小心翼翼的将怀表从绿谷出久的脖颈上取了下来。和一般的怀表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很明显的是生锈了的。表面的一些花纹已经被磨平了,可以知道他的主人在空闲时候捂着他把玩。

 

怀表的里面也没有什么特别,不过在没有了表壳的阻挡之后,秒针“咔咔”的转动声在静谧的房间里格外的明显。

 

 

还有三分钟就要过了12点了。

 

 

 

他在心里默念,176、177、178、179……

 

180秒。

 

 

 

像是时间回溯一样,掉落在地上的粉漆重新回到了墙壁上,破旧的沙发开始变得起初看到的那样半新不旧,火焰烧灼的痕迹像潮水一样退去……。

 

 

他以为只是这样罢了,却看到了两个身影,一高一矮,

 

高的那个与他怀里的这个人拥有同一副面孔,而另一个人,他的眼睛里充斥着不可置信。

 

另一个人,是他。

 

 

 

穿着背带裤,只有一点儿高还不到绿谷出久胸口的身高。是他从前的模样。是他缺失的,十一二三岁时候的记忆。

在他眼前,以第三人称的角度看到了。

 

他本来想将绿谷出久放在沙发上他跟着奔跑到走廊里的他自己去看看,结果发现绿谷出久已经不见了,四周的切岛,上鸣,丽日,饭田,都不在。这个带着陈旧气息的地方,就像是他自己的脑海里的记忆,此时串成了一段,完整的展现在他的面前。

 

 

他看着小小的他打开了门迎接绿谷出久的到来,绿谷出久拎着一个不大的行李箱,抚摸着他的头,与他一起走进了房间,绿谷出久原先该是比他年龄大的应该。

绿谷出久牵着他的手到门口的花园。

 

他跟着走了出去,不像是他现在所看到的荒芜模样,森林也不像是食人的怪物一样掩盖了阳光阻挡了视野。

 

阳光明媚,这里像是被阳光特地光顾一样,没有树木的遮掩,直接照射下来温暖的像是一场梦。花园里种着大片的爆豪胜己叫不出名字的花,他不懂欣赏这些花花草草,不过很好看。绿谷出久和他一道看书,写日记。

 

 

弹钢琴,绘画,只有他们两个人。

 

 

那时候还没有陷入死循环。

 

 

 

画面一转,他回到房间里,从白天突然转变到夜里让他有些措不及防,他看到绿谷出久和他两个人在那个刚刚他们寻找过线索的“杀手”的工作室,从一个被锁上的抽屉里撬出了一个长方形的天鹅绒盒子,打开盒子,里面是那支钢笔。

 

 

从那支钢笔被绿谷出久握在手里开始,恰好指针转动到十二点。

永无止境的循坏开始了。

 

 

每一次房子开始腐烂的时候,绿谷出久抱着他,两个人瑟缩在卧室的床上用被子捂住一大一小的身体,闭上眼睛靠近彼此,以希望睁开眼睛的时候一切又是重新开始。

 

这些片段每天都大同小异,像是坏掉的幻灯片一样飞快的从爆豪胜己的眼前闪过。

直到在一段中又停了下来。

 

 

他跟着一天晚上趁着他睡着的时候从被子里起来的绿谷出久出了卧室门。即使绿谷出久自己的眼睛里也满是恐惧,但是他摸到了那间工作间。

 

 

再次拿出了那个布满灰尘的天鹅绒盒子,颤抖着手将那支钢笔拿了出来,旋开笔尾,将里面的芯拔了出来。

天花板掉落下来的灰尘像是被按了暂停键一样的,停住了。

 

绿谷出久揣着那根芯,回到了房间,将还在睡梦中的爆豪胜己叫了起来,他带着他赤脚闯出了门,离开了公寓,外面的森林和房间里的时间一样被停住了。

 

他牵着比他矮上一截的他一直朝着森林外围跑,因为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时间会重新恢复过来。

 

脚底被碎石子和散落在地上的枝丫磨得满是血液,流在了土里。

 

 

爆豪胜己心里满是抽痛,最后他看到绿谷出久将他送到了森林外。他只知道绿谷出久的嘴巴开开合合却听不到他在说些什么。

 

绿谷出久捧着他的脸,最后转身又重新回到了森林中。

小小的他想要跟着回去,却发现自己的脚像是被钉在原处一样。动也动不了。

 

 

爆豪胜己却是可以跟着绿谷出久回去的。

 

他看到绿谷出久回到了公寓,打开门发现有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在客厅里,低垂着眼眸手里把玩着那支钢笔。

 

 

绿谷出久呆愣在门口,这个男人本该是早就在那场大火中死去的。

 

爆豪胜己看着那个男人带着杀意的眼神,举着钢笔向绿谷出久走来,绿谷出久终于是像这房子和森林一样被停住了时间,那个男人将钢笔插进了绿谷出久的心脏。

 

用不那么锋利的钢笔戳刺进一个活生生的人的心脏。

 

 

像是慢镜头一样,鲜血喷涌而出。染红了那双祖母绿的眸子。

 

 

“我诅咒你,

即使外表与常人无异,

你却永远不能获得心脏的跳动、皮肤的温度和血液的循环。

看不到阳光和美丽的花朵。

只要想要逃离,就会一直被烈火灼烧。

 

……

 

我诅咒你,和这栋房子永存。

除非,那个离开的孩子还能回来,

你能奉上自己的灵魂。

 

 

杀死自己。”

 

 

 

爆豪胜己手背的青筋突起,他终于知道了一切。

 

 

 

 

*

 

 

 

杀手和他的信徒们自焚后,他们灵魂一直滞留在这个房子里,但是他们出不去,终于找到了能出去的媒介的时候,这两个媒介却被其他死在这个房子里的灵魂当做是封印他们的工具。这两个媒介,一个是绿谷出久,一个是爆豪胜己,他们两个,就是之前绿谷出久讲述的故事之后住在这里的两个人,他被绿谷出久送了出去。

 

绿谷出久却留在这里封印了那些灵魂,因为诅咒,在这里,与这里的一切永存。

 

绿谷出久和他一样失去了记忆,他是因为离开了森林离开了房子,脑海里自动选择埋葬了那段记忆,而绿谷出久,是因为这里的一切就像是变成了他的一部分,挤压掉了那些记忆。

 

 

绿谷出久失去了温热的身体,代替他,当做逃走的他的尸体,这是媒介的第一部分,表象。而绿谷出久的灵魂,则是媒介的第二部分,载体。

 

 

还是夜里,爆豪胜己面前的记忆碎片已经消失了,他的脸上不知道为什么也满是眼泪了。

 

他还从来没有红过眼眶。

 

 

 

 

肩膀上一重,他低头,就看到绿谷出久的眼睛此时格外的明亮。在夜里看着他。

 

 

 

 

 

 

 

 

 

tbc



预售倒数一天:

评论 ( 4 )
热度 ( 215 )

© 慈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