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山

『谢谢喜欢。』

写文是自己喜欢,打上tag是为了分享。而不是为了迎合。

【胜出】第三次他没有

【胜出】第三次他没有

*胜出only

甜饼

职业方程式赛车手咔×大学生出
(全程脑补放羊的星星的我……)




*


爆豪胜己拖着行李箱在保安的拥护下好不容易终于是挤出了被粉丝包围着的接机厅。

意外的是,在这个赛车并不是主流运动的国家,爆豪胜己却和其他体坛大热项目的运动员一样吸引了大片粉丝。

因为爆豪胜己今年的国际赛上虽是第一次参赛却是一匹出人意料的黑马,一路几近碾压式的车技飙进总决赛,最后以毫秒之差夺得了国家代表第一枚方程式赛车冠军。

被媒体转播到国内后引起了一股热潮。

虽然赛车并不主流,但是几乎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赛车梦,包括一大批被爆豪在赛车场上肆意模样吸引的颜粉。

以至于爆豪胜己这个名字几乎一夜之间传遍全国。

爆豪坐在保姆车上,翻着手机。拿到奖杯的他这几天火遍了全国,但是他回国要做一件比拿奖杯更重要的事。




*



爆豪胜己从初中的时候就开始无证驾驶,对于学习毫无兴趣,一天到晚抽烟喝酒打架飙车。但是爆豪学习很好,所以学校的老师拿他并没有办法。

除了爆豪胜己的母亲只有绿谷出久能够让爆豪胜己听话。

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一点儿都不一样,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名列前茅除了自闭些几乎就是楷模学生。

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从小一起长大,一开始是绿谷出久跟个跟屁虫一样跟在爆豪胜己的身后,而后来就是爆豪胜己跟个保镖一样跟在绿谷出久的身后。

这种身份的转换是在高中的时候。

绿谷出久因为性格的缘故总是被不良针对,也是开玩笑取乐的首号目标。

而那时候不良的头目是爆豪胜己。绿谷出久一直以为爆豪胜己不喜欢他。所以才会这样。

绿谷出久是一个不喜欢麻烦别人的人,所以他在没有跟着爆豪胜己的后面了。

这也让他不知道每次偶然出现在爆豪视线中的他被多么炙热的目光盯着。


爆豪胜己一直以为绿谷出久是自己的人,每次只要转身就能看到绿谷出久的身影。只要停留在他身上的目光超过五秒钟,绿谷出久就会仰头不自在的问他怎么了。

那双眼睛他格外得喜欢。

所以他不知道为什么绿谷出久就突然离开了。而他也不是那种会去询问的人。


直到他看到被堵在巷子里的绿谷出久满脸青紫校服被扯掉大半,那个用的有些破旧的书包掉在地上,书本散落了一地。

那双眼睛里满是惊恐。



他的理智像是被扯断一样,拳头想都没想就挥了出去。



绿谷出久瘫软在地上,看着跟人扭打在一团的爆豪胜己有些不解。

等到那些人都走了,跌跌撞撞走过来靠在墙上在他旁边的爆豪胜己。

“小胜……谢谢。”绿谷出久垂眸伸手去牵爆豪胜己的衣摆,轻微的往旁边靠了靠。


爆豪擦了擦嘴角。手揉了把绿谷出久的头发,嘴里卡在喉咙的问题问了出来:“怎么躲着我。”

绿谷出久愣了下,低声:“小胜不喜欢我吗不是……所以……。”


爆豪“啊?”了一声,

蹲了下来扯着绿谷出久的领子狠狠的咬了一口绿谷出久的嘴唇,爆豪胜己的牙很利和他的人一样。

绿谷出久的嘴唇渗了血。

“你再说一遍?”

“我不跟你谈恋爱……”绿谷出久动了动嘴巴,脸有些红。



*


爆豪胜己高三的时候辍了学跟他妈说他要去实现梦想。

他妈说追个媳妇儿回来差不多。然后甩了卡让爆豪胜己自己解决。

爆豪胜己跟绿谷出久说了。绿谷出久去过爆豪的家,一书柜的赛车模型和相关书籍。所有的上面都有清晰的笔记。

他知道爆豪不只是年轻放肆飙车玩儿,而是真的喜欢。

机场上绿谷出久跟爆豪胜己告别。爆豪胜己凭自己穿着的是风衣把小他一个号的绿谷出久抱进怀里,时隔两年又咬破了绿谷出久的唇。

绿谷出久:“我要学习……你要……”

“你给老子闭嘴。”爆豪瞪了一眼绿谷出久。

“等我回来。”爆豪说。

绿谷出久点点头。





爆豪出国五年开始在方程式赛车场有了他的身影。绿谷出久大学四年修完在学校里读了研。

只在电子屏幕里见面。



『你还在学校里?』

『嗯。』发送成功

『校门口。』

绿谷出久把眼镜摘掉冲了出去。




爆豪胜己看着气喘吁吁跑过来的绿谷出久。把他抱了起来,绿谷出久的双腿缠在爆豪胜己的腰上。

校门口一阵喧哗。甚至有人认出了绿谷出久。





*




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的承诺来自于那天夜里,绿谷出久被抱的迷迷糊糊,只听见爆豪胜己说等我拿到了冠军奖杯你不答应我就跟你拼命。

绿谷出久被爆豪前半夜的凶态吓到了,脑子浑浑噩噩的,嘴里嘀咕着“答应答应……不要再来了……”

爆豪觉得他把绿谷出久操傻了。






*




“到了。”司机说。

爆豪胜己把乱七八糟的行李全部留在了车里。拿着那座印有他名字的奖杯走了出来。

他早跟绿谷出久讲好了他要来。

他看见绿谷出久穿着从实验室出来没来得及脱下来的白外套。

校门口依旧人来人往。

他显得格格不入。

“绿谷出久。”

“回来的急没来得及买戒指,奖杯给你当戒指怎么样?”



绿谷出久的嘴唇第三次被咬破了。


绿谷出久说:“我买了戒指……”


奖杯要交给国家。









fin




我这周一定发本宣……咸鱼……





评论 ( 9 )
热度 ( 738 )

© 慈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