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山

『谢谢喜欢。』

甜文写手
写文是自己喜欢,打上tag是为了分享。而不是为了迎合。

【轰出】今天绿谷出久真心话大冒险输了吗?(上)

【轰出】今天绿谷出久真心话大冒险输了嘛(上)

 

2500点文ooc属于我
bug多
甜饼w
校园p

 

*


 

“我就知道!”丽日御茶子将桌上的卡片翻开。刚刚绿谷出久指的那一张牌恰好是被抽中要完成真心话或大冒险的那一张红桃A。


 

“我果然运气很差……”绿谷出久扶了扶额。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在丽日的邀请下跟这群女孩子玩真心话大冒险。

 

哇吹看了眼自己手中的卡片。“这一次是我来指定噢,小绿谷,你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呢?”

 

绿谷出久一知道是蛙吹来出题就知道自己会好过一些了。真心话他是不敢说的,万一问了些奇怪的问题。


他一个男孩子,大冒险再怎么着都不能多过分吧。


“那就大冒险吧……”

 

“嗯……这里大冒险都是小耳部和八百万她们两个写的。我就看手气吧……”蛙吹伸手去摸摆在大冒险那边的卡片。

 

绿谷心中有一丝不好的预感。

 

“嗯……这个稍微有些有趣呢。”蛙吹说,把卡片放到了出久面前。

 

绿谷出久觉得自己不祥的预感是正确的。

 

纸片上写着

 

『一个月内让艺术系的系草轰焦冻邀请你去他的个人画室』

 

芦户看了笑出了声“加油,一个月时间!”

 

 

*

 

 

绿谷出久惆怅的望了眼天。再次后悔他就是傻了才跟女孩子玩真心话大冒险。

 

谁都知道雄英大三年级艺术系轰焦冻。校园一大传说,单招分数极好,当初雄英放话只要轰焦冻入学不要求文化分数。

 

结果人家文化分也是高空越过雄英的录取分数线。

 

入学后一年内开展了个人画展。并且在领域内有了名气。

 

平时在学校里虽说是住宿但是基本上三点一线。宿舍教室和画室。长时间是画室。

 

他的画室方圆五十米基本上不见人影。据说他不允许任何人进他的画室。

 

 

可能这就是大佬吧。他们两个基本上没有一丝丝交集,不知道怎样能扯上关系。

 

『叮,有一条新消息。』

 

绿谷出久从口袋里摸出手机。

 

『绿谷君!给你找机会了!轰焦冻在论坛上发找男性模特的帖子!!我看了眼要求你都适合,去吧!链接xypart.sch

                                             by,八百万』

 

 

绿谷出久真该怀疑是不是她们女孩儿蓄谋已久。不然怎么能够给他找到机会。

 

点开链接,纯色的头像,下边有认证。找个男模特。十分简洁明了的要求——

 

皮肤较好,五官端正,卷发,男性。周五下午两点在艺术楼五楼12公共画室。

 

三小时前发的帖子,下面已经跟了差不多七百多条,不过大多都是女孩子。都是在问轰焦冻需不需要一个女孩模特。

 

除了最后一条男性以外她们都满足要求。

绿谷出久失笑,现在的女孩子真开放。满满的活力。

 

记下了地点。去图书馆借了点英语辅导书。

 

他预备考六级但是去年差一点,今年准备再考。

 

*

 

 

周五很快就来了。这几天绿谷出久正常的上课作息,如果不是手机备忘录提醒他今天有件事情要做他是肯定就忘记了。

 

好不容易摸到基本上只经过的艺术楼,发现有很多女孩子在外面看。

 

估计是平常能见到轰焦冻的机会太少了。问询赶来围观。

 

他甚至在人群里看到了丽日御茶子。

 

丽日没能从人潮里挤过来,用眼神和手势示意了一下他加油。

 

出久皱了皱鼻子。心里想有啥好加油的。他都想好了,如果轰焦冻看不上他,他就赖账。毕竟确实很难啊——

 

绿谷出久一走进12画室就看到里面的人不太多,也就七八个,有三四个站在一旁,看样子应该是被刷下来了的。

 

坐在中间椅子上的男生没有这个年纪男孩应该有的浮躁,很沉稳给人一种安心感。

 

『不愧是系草……』

 

绿谷出久这样想着。

 

轰焦冻和传言一样帅气。比那些不知道哪里传出来的偷拍的照片上更加英俊。

 

但是轰焦冻此时的脸色也不是很好。估计是没有看中自己心目中的模特。

 

绿谷出久以为自己是没戏的。结果突然和轰焦冻的眼神在空中接触了一下。

 

轰焦冻本以为自己是找不到模特的。

 

看来是他不够耐心。


这不就出现了一个。

 

 

*

 

 

绿谷出久莫名其妙就被轰焦冻一指。说“就你了。”

 

满脸懵逼的看着轰焦冻从椅子上站起来,露出了一个还算友好的表情看他。

 


“现在开始可以吗,你可以摆出一个你认为舒服的姿势。可能会持续四个小时。”

 

“啊——嗯。可以的!”出久让自己回了回神,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眼花了看到轰焦冻对他笑了一下。

 

画室里只有一个画板两张凳子。一个是轰焦冻的画椅。

 

出久坐在另外一张椅子上,不知道摆出怎样的姿势才算是可以。就直接侧面对着轰焦冻,看着外面的蓝天白云发呆。

 

绿谷出久觉得自己发呆的功力还算可以。

 

他一开始还能听见轰焦冻的铅笔在画纸上摩擦的声音。后来就纯属是在发呆了。

 

 

外面的天好蓝啊。
太阳差点被遮住。
树枝上有一只鸟。
那两片云飘好慢。
啊天变得有些暗。
好气居然下雨了。
幸好没下多久啊。
雨停了雷阵雨吧。
没带伞有点尴尬。
啊天黑了——

 

 

轰焦冻画的差不多了。绿谷出久的侧脸很好看。不算是精致的五官融合在一张脸上就让人看的很舒服。有种温润的气质却带着这个年纪该有的青春活力。

 

看着天的样子很虔诚,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估计你知道他在想什么就不会这么说了。

 

绿谷出久一直到轰焦冻的手在他面前摆了摆才回过神。

 

“啊结束了吗……不好意思一发呆能发一整天。”绿谷出久挠挠头。不好意思的说。

 

“没事。辛苦你了。嗯——绿谷同学?”轰焦冻看了一眼绿谷出久书包上的名牌。

 

“嗯,没关系的……”

 

出久想着自己还有什么事情要做就听见轰焦冻说。

 

“既然你对自己的发呆能力有把握的话。那下次全身像的模特也可以麻烦你嘛?”

 

绿谷出久刚想说出的话咽了下去。

 

“嗯当然可以。”

 

轰焦冻似乎是发现了他还想说些什么。

 

“是不是还有事?”

 

绿谷出久憋了会儿还是说出了口“听说轰同学的六级高分飞过能不能帮我补习一下?上次六级没过……”

 

 

轰焦冻看了眼绿谷出久。也瞥见了书包里露出来的英语辅导书。

 

 

 

“可以。”

 




 

tbc

 

评论 ( 12 )
热度 ( 1149 )

© 慈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