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山

『谢谢喜欢。』



只是一个写文的/纯甜食产出
微博:@慈山不太重

【死出】安抚者

【死出】安抚者

ooc属于我
1400fo点文
记忆残缺加入了敌联盟的出久,扮演着类似于军师的角色,不经常出门。


脾气暴躁,做事很随意不管不顾,只听出久的话。有时候暴走需要安抚的死柄木。

 

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一个小片段

 

 

 

*

 

 

 

死柄木不耐的挠着脖子,一从黑雾中出来就奔向酒吧最里面的那个房间。


黑雾摇着头叹了口气。

 

本来想直接踹开或者用个性破坏这扇门,却想到之前出久再三强调过要敲门。

 

死柄木将整张脸贴在门上,小心翼翼的用食指关节一下一下敲着门。

 

嘶哑着声音“出久……出久……我想进来……”

 

“死柄木先生?请进。”房间里传来让人心安的声音。


死柄木推开门就看到了坐在书桌旁的绿谷出久。

 

“砰”的一声把门关上,死柄木走到出久的面前跪下,将头埋在出久的腰间。

 

死柄木环着绿谷的腰很紧。

 

出久一下一下顺着死柄木的头发,人看起来有点病态的恐怖但是发丝却是软软的。像大型猫科动物。

 

“怎么了死柄木先生,今天的任务没有顺利完成吗?”出久问,这次的袭击事务所行动是他备的作战方案。只要死柄木吊这个未知变量在可预估范围内,就不会有失败的可能性。

 

“不是……你让我做的我都做了……”死柄木几乎没有发出声音,好像是要立刻睡着一般呢喃。

 

“那很好噢,死柄木先生真让人感到可靠。”绿谷安抚着死柄木的神经。

 

死柄木感受着出久身上的体温,他一年四季的身体温度都很低,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好像失去了心跳像个死人,只有杀死欧陆迈特这件事情才会让他意识到自己的血还是流淌着。

 

直到他遇到了绿谷出久。

 

绿谷的手很软,小小的。也没有老茧或者伤痕,抚摸着他的发丝的感觉很好很温暖。

 

他知道绿谷出久的记忆只是残缺没有完全消失,只要遇到了一个关键点,他的记忆就会像被堵住的泉水终于被打开一样涌出。

 

到时候他大概一生都不会跟绿谷出久现在同一边了。

 

所以他强制要求绿谷在基地里哪里都不要去。

 

今天在袭击英雄事务所的时候他看到轰焦冻和爆豪胜己了,他们包括饭田天哉和丽日御茶子,在绿谷出久失踪之后一直在寻找。

 

这些人就是阻止他跟绿谷出久一直待在一起的毁灭者。

 

[等下次看到就杀死吧,一个不剩。]

 

“绿谷出久,你一直在这里对吗?”死柄木突然抬头握住出久的手。

 

出久看了一眼死柄木的眼睛,他的手被握得很紧,但是死柄木的手在发抖。他害怕一个不小心伤害自己。

 

“是啊,死柄木先生,我一直在这里。”出久对死柄木露出了一个笑容。

 

死柄木看着出久。

 

[即使离开也不会想要伤害这个人的。]

 

 

绿谷出久就算一直在他背后也没有关系。

 

 

 


他为他撑出世界,即使其他人的生活会被搅得天翻地覆。

 

 

 

——



 

end

 

什么时候能写一篇长一点的就好了

评论 ( 18 )
热度 ( 696 )

© 慈山 | Powered by LOFTER